_冰心糖

产粮以影日为主,喜欢影日←研←黑(?)
栽在小排球,埋没于大振之中,起不来。

© _冰心糖

Powered by LOFTER

【影日】旅者x山賊 paro

01


身边的空气迅速的呼啸而过,好似强行将脆弱的空气从中切行过般,挂在腰际的腰包已被强行夺了去。要不是那处留有被拉扯过后火辣辣的破皮感,都以为是自己会错意了。

“……天杀的!”揉了揉腰部逐渐烧灼的伤处,影山不顾一切的往自己直觉的方向奔去,原因无他,那包包中留有自己在山腰处搜集的宝贵的资料,更何况是钱包里的证件,光是挂失和重办的程序就足够麻烦了。

幸好中学时期曾经参与过排球队,体能被加强训练过,加上现在频繁的拜访健身房,身上的肌力以及心肺耐力还没有衰退到几步路都跑不到……。

其实此行之前早就有耳闻过,但凡是山中,何况又是这种范围广大的密林,自然少不了这类威胁。影山寻觅过各式各样的地方,造访过各地的山脉,已经甚少出现过这样的状况了。当他之前看见山脚下村人的反应时,还以为是对方大惊小怪。

“你、站住!”影山破口大骂,虽明知这样根本是徒劳,但他心中的那股怒火却不知该往哪个出口去。那包里还放着他宝贵的摄像机,绝不能被一个区区山贼给抢去了。影山重新踩稳自己的步伐,摆动越发酸软的双腿,直直往前方的人影冲去。

先前爬坡也有一阵了,估计大约行了有六、七公里之远,虽然对于平时来说不是挺长的距离,但山坡上陡峭的路面以及松软的泥沙行走起来是要比一般路面多花费不少的力气。虽说影山的体能在普通人之中算是姣好的,勘比专业的运动人员,但他却赶不及对方的脚步,只能勉强尾随远处的黑影。

那家伙怎么那么会跑!

跑了一大段距离,毕竟对这里的地形完全不熟悉,他再也看不见那娇小的黑影穿梭在视线范围中了,虽偶有树叶摩擦的沙沙声响,但他却分辨不出方位。影山不愿这么容易就放弃,于是就继续往山顶的方向走去,这附近有水源,所以算是个方便驻扎的地方,再不然沿着原路回去就行了。

决定好了地方,虽说天色还不至昏暗,但风有些转凉了,影山决定先把帐篷搭好,剩下的明天再想办法。如果说山里有住人的话,肯定会有个栖息地的吧,总有个定点,还比较好找。


02


是个类似山屋的地方,入口处简单的掩上了用干燥处理过的木头和叶子捆绑成的简易门,略向外推开了些,再用些石子挡住了入口,看上去是用来通风的,但效果却不显著。影山将“门”拉了开,有些重量,枝条在地上沿着轨迹重新划下一道弧形。

里面很暗,没有灯是正常的,空气也很糟,都是尘土味。在影山踏入屋内没几步,他便从昏暗的室内感受到视线,并且看见一对闪着微光的眼睛往自己的方向投射过来。影山绷紧了神经,向后退了几步。他的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如果里面有野兽突然扑过来就遭了。

“滚出去。”故意压低的嘶哑声音,驱逐着。

听见了声音,而且还是英语,影山便放心了,至少确定对方和自己同样是人类,而且语言也通。对方大概是昨天那个抢走自己包包的山贼,他便站好了身体:“我来拿回我的东西,不还来我就用抢的。”

“滚。”没有任何交谈的余地,视线开始有攻击的意味。

影山站在门边,低下头安静了一会。他渐渐适应不算黑暗的空间,并且找到了把柄:“……小孩子?是你妹妹吧。”

里面很安静,听不见外面的鸟鸣,除了两个人的对话并没有其他,这反而更能让耳根清晰一些,影山凛了凛神色:“看来你妹妹在这里并不好受,把东西还来,我就不打扰你们。”

“你这家伙……!”小毛头瞪着影山,不愿意但还是慢慢往影山的方向移动。他橙子般的双眼像火焰般地怒嚣,很有气势的发出野兽般的宣言:“出去外面,别踏进我的地盘。”

要不是我腾不出手,早就把你身上的东西都扒走了……还不快动! ”显然是因为很少说话而嗓音变的格外沙哑,他的动作鲁莽,抓了包包便走到了屋外,不忘守在门口:“你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村里的人没和你说过我? ”

“工作。听说是听说了,但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影山看着裸露在阳光下的他,下意识地打量了起来。他的身体都瘦出了骨头,走路的方式也摇摇晃晃的,虽然生活在山中皮肤却苍白的可怕,头发也因为许久没清洗而非常肮脏,不过他的眼睛却很清澈,里头充满着与动物相同的野性。取回自己的东西之后,影山从皮夹里掏出了一叠钞票:“用来治你妹妹的病吧。”

“不用管我。”一口拒绝了,他越过影山的身边:“要是能治,我打死也不会还给你,少在那里假慈悲。小夏由我自己照顾,反正村里的人也会把她给医死,破医术。”

“你又能做什么?这里空气脏,也没有营养的东西,我猜大概再几天你妹妹就不行了。……算了,反正对我而言还不是坏事。”

和这小鬼说的相同,他可没闲情逸致到处散播同情心,要不是这两个家伙都还只是孩子,他肯定会漠不关心。

“小夏不会死,有我在就不会。”

……

重物倒地的闷声。


头好晕……。幸好没有光线,睁开眼睛不算勉强,很糟的空气。唉……是自己家嘛,不过旁边有人,坐着的……不是小夏。

“喂,别睡下去啊。”那个闯进自己家的人翻起了他的登山包,没一会便掏出了几个用真空包装的东西,递过来:“我这里只有干粮,顶多填饱肚子,但没有多少营养。这样吧,我带你下山买点水果之类的。”

“不。”慢慢的将身体坐起,拿起了一边的干粮和水:“山里有水果,不需要大费周章。我在这里生活了很久,用不着你操心。”

影山瞧了瞧他单薄的身子,不反驳他了。

“我说你啊……名字呢,没有吗?”影山不是会照顾人的类型,他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做,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待在这里的理由。但还是顺着思想问了出来:“明明下山后就有村落的,虽然有段距离……但为什么宁愿在山中生活?”

“我的名字叫翔阳……原本是姓日向来着,干什么?我不是本地人怎么了!反正那个村落我和小夏是没有办法居住的,不然谁想住在这种破地方!”日向没喝几口矿泉水,顶多用来润润口,大概是要留给小夏干净的水。她看了看两包干粮,但却没有动手拆开,只用手抹了抹发干的嘴唇:“我说你很烦,干嘛一直待在这里啊!我跟我妹妹用不着你可怜,也不关你的事!”

“就是因为可怜吧,不然我也不会待在这里。你刚才不都昏倒了?大概是因为营养不良的关系,看你的手臂都瘦成这副模样。”影山抓起日向的胳膊,几乎用点力就可以折断了,好似除了骨头之外就没有多余的肉了。影山反而看不惯日向的态度,有些不高兴了:“我可不是你认为的那种伪善者,说实话,我根本不想理你们。”

“那就快滚!”见影山的脾气不好,日向自己也绝不吃亏,回骂:“不要说的好像是我有求于你一样!东西也还你了,你到底还想要干嘛?刚刚的干粮我也还你,我不要。所以这样子你可以走了吗?我们根本不认识好不好!”

“臭小子你想打架吗?没有能力也没有力量,帮助你就该感激我了,居然还反过来吼我?”

“我不是说过我不需要!谁知道到时候你会做什么,还不是一样!你们都是生活在同样世界的人类,跟其他人都一样!”日向想要挥拳过去,却没有得逞,他的身子没有力气,只是稍微施点力就有些晕眩,加上刚刚吼着的力量,让他不自觉向前倒。

“你这家伙别逞强啊!”影山赶紧接住了日向,原本身高就不高了,又瘦成这样,抱起来根本就没有什么重量。影山抚了抚他沾了尘土的头发,感觉得到手中的孩子也明显的衰弱,于是他放软了态度,哄道:“行了,你就不要固执了,让你妹妹去看个医生总可以吧?”

“你不要这样跟我说话!”日向迅速从影山的怀中跳起来,不过还是软坐在地上,他用始终戒备着的眼神瞪着影山:“也不要那样子碰我,我不喜欢!”

“哥哥……。”小夏从昏睡中醒来,娇娇的声音勉强挤出了单词。

“小夏!”日向立刻跑到小夏的身边蹲了下来:“怎么样?身体很不舒服吗?不用担心,哥哥会让你快点好起来的。我刚刚是不是吵到你了?”

“呜……好热,鼻子很难受,而且头好痛。”小夏的表情很痛苦,翻了身后就没有力气了,软趴趴地躺在地上:“翔阳哥哥,我想妈妈……。 ”

“很快会见面的,再等几天好不好?小夏要坚持住,一下子就好,就不会不舒服了,乖哦……。”日向耐心的安抚着小夏,并且拿毛巾替她擦了擦身体,体温很高,又在这种不太通风的地方,连在一边的影山也能感觉的到这种温度。

日向帮小夏擦好了身体,轻抚了小夏的额头,最后垂下了手。他的肩膀微微发颤,转过头来看了看影山,却有所犹疑。

“你知道她在这里好不起来。”影山冷酷的陈述。

“够了吧,不要在这里说小夏的事,她会听见的!”日向愤怒的捶了地面一下,厚实的泥土没能发出多巨大的声响。他枯枝般细瘦的手臂像嵌在地上一样搁着不动,将头垂下了。那只剩下骨头的肩头随着日向的呼吸起伏了几下,才慢慢放松了下去。

日向站起他摇摇欲坠的身体,转过身去,抿了抿没有血色的嘴唇,才将视线定格在影山身上,直勾勾的望入他的眼睛里头,并缓缓走到他的面前:“ ……我需要做什么事。”

“什么?”

“如果让你带小夏去看医生,我要做什么才能扯平?”日向的眼神清晰透彻,却隐含着不甘心。

影山没有多想,看着这样倔傲的日向,只说:“那你也得看医生。”


03


下山路其实需要两天的时间,影山当初是这么走来的,这次多出了一个病人外加已经营养透支的小孩子。小夏由影山背着,日向自然接收了多余的登山包,虽然带子拉短了些,但原本容量很庞大的包包挂在日向的身上几乎像是要压垮了他,不过日向自己却不觉得有任何负担。他的体力尚好,对路况又很熟悉,不需要担心。

“日向……翔阳?你们是日本人吧,会说日语吗?”

“叫我日向,翔阳听起来好恶心。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不过英语不是我的母语就是了,我不是本地人啊。”日向并没有对影山放下戒心,不过基本交谈他还是做得到的,虽然觉得很烦,但毕竟有求于人,小夏这个状况也不能放着不管……。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的底细,但这也是没办法,还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家人呢?”影山切换成日语。

“不关你的事。”日向同样用日语回答。

“啐。”真的是日本人……。

影山本来就此不打算再多说一句了,可是看着一边的小家伙一脸憋屈的模样,眼神里又充满着慌乱以及不安,他才将硬起的脾气再度软化,为自己的委屈叹了口长气,说:“你爸妈都死了吧。”

日向一听,全身激灵了起来,回头狠狠的瞪上了影山,他的犬齿紧咬,却又压住怒气用沙哑的声音:“闭嘴……要不是现在这个状况我早就打飞你了,你这混蛋!”

“……怎么?”影山什么都没有发觉,不明白日向这像被触到逆麟而爆走的小动物的行为。他看日向也不敢胡乱攻击,就偏过头去,思考了半晌……。

原来家人是不能提的。


折腾了两天终于下山,成功将日向和小夏送进了当地医院。日向的状况还好,就是单纯的营养不良,已经在病房内输水和葡萄糖了,不过小夏得的是肺炎,他的身体虚弱,这个地方落后没有强心剂,所以并没有贸然开刀,而是住院观察。影山被院方要求而不得不留在那边,大概是因为监护人的关系。

“醒了啊。”

“什么啊,原来你还在。”日向抬手看看静脉被扎入的针头,以及纱布层层包住的伤口处:“啐,还真疼,这讨人厌的东西。”

“忍着吧。”影山扶了扶后脑,看着同样输着营养液的小夏:“你妹妹状况不好,需要动手术,拖着怕是感染了。”

“是吗……我不喜欢这里。”日向靠在床头,声音里含有稍稍的怒气:“以前就是在这里被赶走的。”

“……”影山看着他,没有说话。这还是他第一次提起自己的事,虽然感觉只是纯粹的情绪发泄罢了。影山坐在客用的椅子上,用手拄着下巴。

“话说回来,你到底想要干嘛。”日向将腿给盘起了,用手支住了单边的下巴,斜着眼看着影山:“我可是没有家人的。

出院了后你要怎么做,把我们丢回去?小夏是不得已,但我只是营养不良,回到那里还是一样的。 ”日向的视线下移,不过并未显得弱势,他掐了掐脸上的皮,才说:“这样吧,我觉得你大概不是坏人,所以,我希望你能把小夏带到托儿所。 ”

影山轻笑了一下,说:“我说,把你们带出来了又送回去岂不是太残忍了?我还不至这样子的。不过啊,还必须等我这次任务完成……对了,你们对这里很熟悉的吧,就带我去看看有价值的地方吧。”

日向有些疑惑,但还是死死盯着影山。

“我会带你们走。”

一丝莫名的情感窜入充满戒备的心房。

“开什么玩笑……。”日向瞪大了眼睛:“谁同意了让你这样做的!”

“行了,你躺好吧,虽然手续之类的很麻烦,你们也没有护照能够越境,不过我有法子。”影山将日向的腿给弄直,在扶着他的腰将他放回床上:“你安静的时候看着也挺好的。”

“你什么意思!”炸毛了。

这种事怎么可能……一定是、胡说的。


04


带着有重量的摄像机,还背了个专用的旅行包,身上挂着大包小包的。影山腾出手掏出了钥匙,插进钥匙孔还未转动,门便自己开了,随着出来的是个精力旺盛的小家伙,见了人就直接扑了下去。

“影山──!”

“喂……我说你先起来啊混蛋,东西弄坏了怎么办啊!”当务之急影山赶忙推开了挂在自己身上的日向,随即去捡掉在地上的物品:“幸好摄像机没摔了。 ”

“我就高兴你回来嘛!”日向努起了嘴,又跑到影山的身边将他身上的东西拿了下来,然后在拽起他的手腕将他从门口拉了进来。日向赶紧又扑到还没站稳的影山身上,成功的将他压倒在地:“影山~”

“好了好了知道了,你先下来。”影山无奈地将身上的小动物给推了开,可是日向又不放手,勉强才拉开了些距离。影山被这样压着没办法好好的使力,只好叹了口气随他去就是了。日向狡黠的双眼盯了盯,才将脑袋瓜塞进影山的颈窝处好好的蹭了蹭,双手抱的紧紧的。

影山揉起了日向的后脑,就这样把他抱了起来,顺便将自己的东西带到客厅,影山移动到沙发上便顺手将他放了上去。日向双脚一着地后退了几尺,看了看影山的脸蛋后,便往嘴唇亲了下去。

影山被这突如其来的行为惊吓到。

“嗯……。”日向满足的发出动物般的声音,沉溺了半晌便离开了,他开心的从影山的身上跳下来,往楼梯的方向跑去:“小夏,影山回来了哦!”


影山从沙发上坐起,抚摸了下嘴唇,那里似乎还残存着方才烙印下的温度,还有柔软的触感。日向就一直很黏自己,但他对日向没有产生过那方面的感情,虽说他们现在在法律上的关系是父子,但二十三岁的他和十七岁的日向,也只差了六岁……很微妙。

影山也不明白自己当时在山上为什么会怜惜这两个孩子,如换作是现在,穿梭在日本的街道上,也是能够看见巷子里头乞讨的小孩子,他虽然是不至冷血,但也不会带走他们。

“飞雄哥哥!”小夏的声音从楼梯处传来,然后是奔跑的脚步声。小家伙扎着俏丽的马尾辫,活泼的样子很惹人喜爱,张着大大的眼珠子直勾勾的抬头,扯了扯影山的裤腿。影山弯下腰便把她抱了起来,放到腿上。小夏看上去挺开心,频频发出咯咯的笑声。

“好想飞雄哥哥哦!总是去工作了!”

“……是吗,小夏很寂寞嘛。”一边摸着小夏艳橘色的头发,一边将电视机打开了。

“不寂寞,翔阳哥哥会陪我!”

“哦~”影山提高了语尾,尽量不显的无趣。影山不擅交谈,也不会哄人,甚至能够让这两个人像这样子对他敞开心房就已经是奇迹了……。

扮演好了叫醒妹妹的闹钟后,日向自动自发地早已钻到厨房里头,替一家三口开始做菜了。他熟稔的手艺起初是由生母传授下来的,当时时常一起烧菜,日向也不讨厌,长时间下来便自然成为了他的兴趣。现在影山也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常会有一段时间外出,他自然的便又重拾技艺,一直扮演着家里的厨师。

“好。”日向的笑容很深。


“哇!飞雄你看~翔阳哥哥今天心情很好,一定是因为你回来了!”看见一桌子的菜色,两个人眼睛都亮了,赶紧到餐桌做好。小夏一直在影山的怀里,吃饭也不例外,直接把影山的大腿当成椅子,寸步不离的。

“我说影山你不要太宠小夏,到时候把他惯坏了。”日向也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坐到对面的位子上。

“胡说!”小夏双颊鼓鼓的,手上捧着个小碗,吃起饭来像小狗似,狼吞虎咽。嚼了没多久,小夏突然抬起头看向影山,想了想便说:“飞雄哥哥~为什么翔阳哥哥只喊你影山而不是飞雄?好奇怪。”

“嗯?是哦,我是不在意……。我自己也都喊日向来着……虽然你们都改姓了影山。”影山放下了碗公思考了起来,正好瞅见对面的日向神色因为小下的言语而有些不自然,却又不让自己看见。影山沉默了许久后,才说:“也对,互喊名字的话才有家人的感觉……。”

“不要!”日向将碗摔到了桌上:“……反正又不是不知道在叫谁,有什么关系!”

……

“呜,哥哥讨厌!不要弄出那么大的声音!”小夏被吓着了,乱吼一声便生气地跑走了。

“……干什么,生那么大的气。”影山虽然也被日向不明所以的行为吓到,但更多的确是满头的疑惑。日向脸上写进了满满的委屈,显然他自己也受气了却又不敢说,都扁起嘴巴了……。影山只好叹了口气,便拾起碗筷:“……知道了,喊你日向总行了吧?赶紧吃完去休息吧。”

“……”日向没有回答,低下头扒起了碗中的饭。

用完后,影山让日向先上楼去,由他来收拾剩下的餐具。说实在,他现在还没有为人父亲的感觉,从小也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加上自己的性格使然,很少接触到亲情,他现在也不能确定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符合一名称职的“父亲”。


“及川前辈……”虽然不愿意,但还是拨了电话。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我及川大人要给你这种小鬼建议啊,明明一点也不可爱!”果然,及川还是不会轻易听自己说话。

“不是专业上的问题,及川前辈请听我说吧……!”

“才不要!我可不好套话,不管是什么问题及川大人什么也不会告诉你的,笨蛋!”

“……”影山咬咬牙,沉住了气:“……是关于日向。”

“什么?你说你上次擅自带回去的野小孩吗?哈哈哈,你该不会是要问我怎么喂奶吧?不可能的啦哈哈哈哈哈……。”

“……不是的。我想对付这年纪的孩子及川前辈大概是很熟练的。”不管对方传出的抗议,影山想了想后便继续说:“我目前……”


-tbc


----------------------------------------------------------------------------

填坑填坑,自己挖得坑自己填!!

(铲土中...

寒假目标大概更完这篇,之后就没空了。话说很喜欢强强的感觉~

评论(2)
热度(19)
2017-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