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冰心糖

产粮以影日为主,喜欢影日←研←黑(?)
栽在小排球,埋没于大振之中,起不来。

© _冰心糖

Powered by LOFTER

飘渺不定 4~7(完结)

前篇戳

04


清晨,影山离开了像似八爪章鱼的日向的“拥抱”,由于长时间保持同个姿势,脖子很是酸疼。影山按了按颈侧的肌肉,无奈的看着正睡死的日向,轻叹了口气。细心地替他将撩起的上衣拉下,盖好凉被,影山没有留心的反身离开房间。

在门关上的声音响起的当下,那看似熟睡的眼睑眯起了一条缝,清澈的眼珠子瞧了瞧身旁本应有人在的位置,却只剩下凹陷的床垫。日向摸了摸还有温度的位置,心里的感觉凉了些,但还是跃下了床将身上的衣服换了去。

 “你醒了。”影山没有回头。

“早安,你今天起的真早。”日向动作利索的跑进了厨房,和影山打招呼。

“恩。你等会吧。”

金属碰撞的声音,还有煮沸的油水声,偶尔也会这样的,影山在做饭啊。毕竟一个人在外国总是要照顾自己的,准备三餐这种基本的事本来就得先学会。日向揉了揉有些犯困的眼,打着呵欠。他的脑子还有些沉,坐进了一边的沙发上,打起了瞌睡。

“困了就去多睡些,又没事情要你这么早起。”

“影山呢?你不是也起的挺早。”日向的声音懒洋洋的。

“最近怠惰了,等下想出去跑跑步,太阳出来的话人就多了,到时候肯定人来人往,所以早点起来。”

“那好,我跟你去吧。”

“我说你不是还累着吗?而且现在又没在打排球,没有必要刻意锻炼自己吧!”影山看着窝在沙发中半睡半醒的日向,到底是有多累才这样子啊?平常都精神的活蹦乱跳。

“没关系,我就睡会,等等你好了再把我叫起来,到时候就有精神了。”

“真是……。”日向嘀咕着就睡去了,影山也拿他没辙。自顾的弄好了早餐,再倒好两杯酸奶。说真的,牛奶酸奶之类的东西日向也不是讨厌,还陪着我几乎天天喝,也不见他长半点身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稍微磨蹭了一会影山才准备去叫醒日向,他不想拖着自己的时间,却也想让日向再多睡一会。那懒洋洋的表情,还真的毫无防备。唉……。影山叹了口气,他摇头,都已经过去了,现在也不可能。他们之间的距离早就已经拉开,想要怎么挽回?

“日向,喂。”影山摇了摇日向的身体,却不见他有丝毫动静:“我说,你也该起床了吧,太阳都要出来了。”

“哦……。”日向勉强睁开了眼睛,缓缓坐起了身,却还是摇摇晃晃的。他一起来,正好与弯下腰的影山近在咫尺,日向顺势张开手臂抱住影山的脖子。

“……你!”影山惊吓了一瞬,没有如他的意,双手撑住了差点被拉倒的身体:“别开玩笑!”

“影山……我没有开玩笑。”日向不甘心,没有松手,却也没有使力,定睛望入影山漆黑的眼睛里面,他的眼神很混乱。日向心有愧疚,组织了一下言语,却是有口难言。他等待了几许,才缓缓开口:“听我说,我没有所谓的女朋友。”

影山的瞳孔收缩,里面闪烁了一丝悲伤的神色,却咬牙,挤出言语:“那不关我的事。”

“骗人,影山你明明就还喜欢我!”感觉到企图离开自己的影山,日向又再度束缚住影山,影山却也别过了脸。他们体格甚是相差太多,很容易的就被挣脱开了,日向看见影山站起身来,瞥了自己一眼,不说话。

“影山!我向你道歉。”注意到影山有在听自己说话,日向提升了点士气:“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当时太天真,完全没有顾及到影山的想法,我真的… …很抱歉。请你告诉我,要怎么做才能挽回?”

“不必了。”影山淡淡地说:“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为什么?影山你还喜欢着我的啊!喜欢的话……喜欢的话那就在一起不就好了?我是打从心底想要和影山重新和好的,而且我不会反悔!”

“光是嘴上说说……。”看见日向又要爆发的模样,影山就此打住:“行了,就到此为止吧。”

“影───”

“我说到此为止了!”一声竭力的怒吼伴随着敲打桌面的巨大声响过后,是一片沉寂。影山淡淡开口:“快吃饭吧,等下没力气跑步了。”

“哦……。”


05


下了点小雨,两个人决定绕到附近的便利商店买雨衣,又是一番争先恐后。

“哦哦哦哦哦───!”

“哈……你小子……体力倒也没退步。干什么不打排球了……?”影山扶着墙,大力的喘着气。好久都没有这样子和别人赛跑了,有点怀念。

“哈哈,别提了……。”日向深吸了口气:“啊,雨越下……越大了,居然还流汗……,到时候回家铁定感冒。可恶,还真喘!”

“噗。”

日向看着影山纯粹的笑脸,居然有些恍神。他别过脸:“快买完雨衣就回家啦,不然真的就感冒了。”

日向在便利商店里东奔西跑起来,左瞧瞧又看看的,像个看新鲜的小动物一般,不过是家小小的便利商店,哪里都有的,但这小家伙,还是这么的有活力。

“日向。”影山轻声喃了他的名字。

“嗯?”

看见那糊涂天真的模样,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过。影山酝酿了许久,其实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却是难开口,他轻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回来日本了。”

“什么?”日向愣住了,原本准备去结帐的脚步停滞了下来。他僵硬的看着影山,抬头和他对视,约莫有一分钟。影山的眼睛无法骗人,日向却心里犯凉:“你在说什么?”

“没办法,因为我的关系,父母也有机会到美国发展,所以……。”影山别开了脸,声音越来越小声:“对不起。”

“那我也───”

“别开玩笑,你大学都还没有念完……况且,你去那边又能做什么?”影山的眼睛不看向日向,他却能感觉到那股落寞,这就是影山没办法接受自己的原因吗?这点小事……。

可恶,为什么,明明就只是件小事,却这么的,令人完全没有能力抵抗。

“……”组织不出任何言语,日向紧咬着牙,愤恨地将影山手上拣好的物品一起夺了去,飞快地到柜台去结帐了。

无语地回到家后,先是轮流洗好了澡,将湿透的衣服扔进了洗衣篮。和平常一样,只是两个人一起窝在沙发里,看着排球的影集。

“那时候,完全没有想过未来,总是只觉得现下高兴就好。”日向不合时宜的慢慢吐诉,却仍旧盯着电视机:“最喜欢的就只有排球和影山了,每天都只想着这两样东西,一整天过的都很充实。

但我心里总有那么不安,对于未来的惶恐,还有我们两个正在交往这件事情。虽然我对感情这种事情一向都很迟钝,但还是偶尔会听见类似的谣言。那时候,阿泉的朋友因为父母的关系被要求和他男朋友分手了。 ”

“阿泉……”影山的手轻压日向洗完澡后塌塌的橙色头发。

“我的初中同学,以前是篮球社的,还被我拉去打了一场比赛,就是我们的第一场比赛。”日向将下巴搁在抱起的膝盖上,已经对影山的记忆力懒得埋怨了:“我突然开始思考了,呵呵,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我渐渐冷落了影山你。

然后妈妈偶尔也会和我聊天,说什么交个女朋友,还有未来的小孩子之类的事情。明明平常都可以和他侃侃而谈的,但我却备感压力,所以就……”

“所以就从我眼前消失了。”影山也随着心情闷了起来,他只是叹了口气,将日向的脑袋瓜靠在自己肋侧:“你第一天没来我还紧张得要死,但还是心里有个底,觉得你一定会回来的,毕竟还有你最爱的排球。但第二天、第三天我就完全慌了,无法控制的直接往你家跑去,但阿姨却说你一直借住在我家,没有回来。”

“对不起……。”日向的肩膀在颤抖。

“那一瞬间,我觉得好像灵魂被抽干一样,因为我明确的感受到你不想见我。打你的手机永远都在关机,我过得像行尸走肉一样,前辈和后辈们都很担心我,一直安慰我说日向前辈马上就回来了,但我等了足足一个月,你还是没有出现在球场。”影山也忍不住盈了泪:“所以我才去美国,我想离开日本。”

日向小小的啜泣声,漫布了整个空间。

“……我明明知道这会给影山多大的伤害,明明知道影山之前在北川留下那么大的阴影,却还是这么做了,只因为我怕,我害怕那种未知的未来。”日向吸了吸鼻子:“我果然,没有资格打排球。一碰到球,一扣下二传手传给我的球,我就会想到影山。然后,就越发觉得愧疚,不敢再在球场上待下去,因为影山也和我一样,在遥远的地方,站在排球场上。

这样子的我,还是干脆一辈子都不要碰排球算了!我觉得自己好讨厌、好讨厌……。 ”

“你还真是……够混蛋的。”影山扶起日向的下巴,看见他哭的一蹋糊涂的脸,还有他眼睛里反映出自己同样糟糕的表情,心中的酸楚更是无法言喻。他们彼此错过了好多时间,虚度了好多没有陪伴在彼此身边的光阴,那些都是没有办法挽回的东西。影山低下头,日向仰起脸,他们互相拥抱,久违的亲密接触。


06


“不该做的……我不该挽回的。”日向窝在被子里面,身上一丝不挂,与影山相同。他颤抖着轻咬下唇:“影山马上就要回去了,我又要伤害影山了。”

“说什么呢。”影山翻过身来将日向抱进怀里,将下巴抵在他毛茸茸的头顶上:“如果不这样的话,这次受到伤害的会是日向你。”

“太混蛋了。”

“所以才要更加珍惜留在这里的时间啊,你还不明白吗!”影山将日向的手掌拉过去,贴在他的胸口处:“这颗心,是不会背叛日向的。”

日向惊讶地盯着严肃模样的影山,那般认真的模样,好令人心动。日向湿润了眼珠子,声音颤抖了起来:“你在美国也学说了不少情话嘛……真是可恶!”

“你要自负到什么时候啊,再这样下去我可就没有耐心了。”影山从床上坐起,随后顺势拉起日向,面对面:“我喜欢你,我这辈子只会喜欢你。”

“……!”日向像被重击般的汗毛直立,面色通红,他感觉得到影山握着自己的手越加大力,好像就此离不开彼此。他感受的到影山咄咄逼人的视线,只好缓缓地说:“我也喜欢影山啊……说了那么多,你还是不明白啊。”

“是吗。”影山放松了身体,露出了笑容:“我想在离开前,把所有想对你说的,还要所有想对你做的事完全做完。”

“你傻吗?又不是见不到面了。”

“但很难再见到。”

“我知道了啦……。”


07


好想他呢……这都几年了?两年,不,三年吗?

每天奔驰在球场上,只和日向那家伙有电话的来往,幸运时还能够视讯……但是,这么久了,好像抱抱他,想亲眼见到那总是满嘴幼稚,连行为都像笨蛋的他。

好想他。

影山手插口袋,穿着大衣走在铺满雪堆的人行道上,每叹出一口气就形成一道雾气升天而去,好像吐进了所有忧郁,但心中还是不踏实。

“木佐君讨厌啦,不要这样!”

“看我的!莳子你可要接住了!”

是一对情侣,在打雪仗呢。和日向以前也这样子过吧,好像还堆了雪人,叫什么去了?太郎之类的……反正隔天就融掉了,印象中日向还伤心地黏着自己,像小孩子一样。

……可恶,不可以再想,这样会好想见他。没有个实际的日期,真的是遥遥无期。什么‘总有一天会再见’,这种话根本一点也不实际,好像到头来,都做错了。如果当时不来美国就好了。

今天也是一样,等会练点肌力,或许日向那小子会打电话过来。话说生日好像就在这几天?不清楚了,要是跟去年一样收到那家伙的礼物就好了。

影山一如往常地回到租屋处,正准备打开门,却发现院子里的雪推好像有点异常,会不会太耸立了?他怀着好奇的心情走了过去。

“这家伙!”影山一个激动,那雪推里是个活生生的人!还有那头红橙色的头发……。影山一把拉住了他的领子:“你在耍什么白痴啊日向呆子!这样子会感冒的!”

“嗯……哦,你回来啦,影山。”显然是刚睡醒的状态,影山又气又激动的说不上话,只赶紧开门将这明显被冻得不轻的家伙带进温暖的房子里。影山开了暖气,拿了条暖被将日向掩的厚实。

“没问题的啦,我很有精神呢!”日向笑着看向忙得焦头烂额的影山,不料却被瞪了一眼,让他乖乖闭上了嘴。

“含着。”影山将温度计塞进他口中,煮了热水将毛巾泡过后掩在日向的额头上:“要来也不先知会我一声,难道你觉得看着你生病我会好过吗?”

“我没事的啊,影山。”日向不明白地盯着一脸伤心夹杂着不甘心表情的影山:“我今天穿的很厚,连耳罩都戴上啰!只是不小心睡着了而已啦,你不用太担心我。”

影山没说什么,看了下温度计,还是有点烧了,只好到厨房煮了锅热汤。

“抱歉,没有粥。”影山细心的喂着热汤。

“我没关系啊。”日向被半强迫的喝下了两碗的汤,虽然已经很饱了,但看影山这样子又不好拒绝,于是开口:“影山,你到底怎么了?我不是说了我没事吗?这点小感冒睡几天就痊愈了,你不要这么担心啦。”

“怎么可能不担心啊白痴。”影山不喂了,用手背抚了下日向微微发烫的脸颊:“我每天都想你想到快死掉。你却这时候出现,而且居然还给我被雪埋住了,怎么可能不担心你。”

“这样哦……嘿嘿,影山真的很喜欢我呢。”日向不禁脸红傻笑了起来。

“那当然。”

“……”

“明天我请一整天的假陪你,你就好好治病吧。”

“真的假的!”


两个人窝在同一条被窝里面,虽说日向拒绝了很多次,说是怕传染,但还是被影山那种表情给妥协了。

“为什么突然来找我了?”影山轻拥住比自己瘦小一圈的身躯:“家人不都在日本的吗?”

“哦,这个啊……。”日向傻笑了下,说:“我向家里出柜了嘛。”

“什……”

“啊,不用担心!一开始真的是家族革命了,不过听到是影山你,他们多少有些放下心了。之后僵持了一年才妥协的,真是费了我好大劲呢!”日向转过身来,正面回拥着影山:“我会在这里找到工作的,然后一起生活吧?对了,影山的家人呢?”

“他们啊……说实话,我在决定要去美国的时候,早就出柜了。不过没有像你的家人一样闹翻,只是让我自己去闯出一片天。”

日向心中突然酸楚了一把,有点泪水涌上了。那个时候,明明自己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却还是跟家人出了柜,这个家伙……。

日向在影山的脖根狠狠吻了下去。

“不会离开了,再也不会离开的!”日向拥着影山,带着哭腔的。

影山抱住日向的后脑,轻笑:“我相信你。”


【完】


---------------------------------------------------------------------------

真是恭候多时,没有想到能把这坑填完呢!自己也感动了一把,虽说和预定的还是有些出入,不过结局也挺满意的(其实预定是BE的呢)。

文风的部分还请多谅解,很久没提笔了抓不住那感觉,是否ooc了自己也不知道,就是在这两天补完第三季后才有想写的念头。

最近有开新坑的打算,寒假是不定期更新哦!新坑大多都是paro了,自己也好兴奋。


评论(4)
热度(32)
2017-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