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冰心糖

产粮以影日为主,喜欢影日←研←黑(?)
栽在小排球,埋没于大振之中,起不来。

© _冰心糖

Powered by LOFTER

【影日】飘渺不定 1~3

01


明明已经做足了深呼吸,但那双隐隐颤抖的脚尖却僵硬的踏不出那一步。

日向无数次在心中安抚住因为种种情绪而不听使唤的身子,他才能用无力的手转开包厢的手把。刹那间,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世界。

里头的光线并没有像外面那样死气沉沉,带有着多种色彩的霓虹灯微微闪烁,刻意被调暗的灯光营造出了暖橙色的光芒,仿佛夕阳余晖轻柔地洒在整个空间之内。日向攥了攥拳头,控制不住的情绪使他的杏眼忍不住弯了起来,无数表达心中快乐的言语积在胸口中无法拼凑成足以呈现烟火般绚丽的文字。

“日向,你来啦!这下就齐了呢!”菅原手中握着高脚杯,里头浓稠的红色液体随着动作染在莹亮的杯缘上。

日向也不再那样紧张了,抓了抓肩上的带子便到剩下的空位坐了下,边动作边张着合不拢的嘴:“好久不见了呢!前辈们怎么都有空啊?像这样子这么多人团聚好像还是第一次呢。”

“当然是事先安排好咯,连影山都挪出了时间回来,我们身为前辈的怎么还办不到?”

“对啊,说起来影山还真的出名了呢!在运动坛上没少出现这名字!”日向接过递来的酒瓶,往桌上的玻璃杯中倒入了满满一杯的清酒。他一手抓住,喝干了整个杯子。

“还好,及川前辈在这点上也很出色。”影山倒也没了之前的孩子气,定定地道出自己的想法。日向侧过眼瞧瞧,那张脸确实又成熟了一些,能看出稳重的韵味,在说话之间也不失严肃,仿佛将他的完好皆以最好的方式呈现了出来。

“是啊,你还有时间在这里耗呢!之前那个整天只知道加练的家伙现在哪去了。”

“喂,你这家伙真不想见我就别来了,少在那边碍事。”

日向冷哼了一声,将嘴给扁了扁:“什么啊,光你那张嘴就可以让我说出几百种讨厌你的理由,什么我碍事?你看上去更让人讨厌吧。”

“呆子别找打,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被影山狠狠的一瞪后,日向自觉没戏,便不继续闹下去,哼哼了声就扭头吃东西了。怎么说呢,这里东西应有既有,连影山喜欢的猪肉咖喱和温泉蛋都有,还有菅原喜欢的麻婆豆腐……但就是没有日向最爱最爱的生鸡蛋拌饭,他怨怨的塞着盘里的食物,赌气般地大口吞下。

“吃饭就吃饭,别搞得和吃屎一样。”

“哈啊?哪个家伙说不吵架的!”

“你的模样看上去就让人想骂。”

可恶,居然被自己说过的话将了一军,这家伙还真不是没长脑袋嘛!日向气鼓鼓的回去吃饭,他现在特不想看到那张死死板着的脸,那会让他的饭变难吃!

“乖乖,日向你小子行!交了个这么可爱的女朋友也不说!”田中突然的这么一喊,让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了。他手里拿着台智慧机,正好是日向与女孩子的合照,那笑的可开心了,挽着的手臂透漏两人的关系悱恻。

“为、为……”

“这不挺明目张胆的?敢贴在博客却不敢让我们知道,哈,要么光明正大,要么就别这样演掩藏藏的!”田中一个狡黠便按下了那橙色的脑袋瓜,将本就不高的身子又给压低了几公分,惹的小家伙直直喊停。

“不是呀,这家伙什么时候有女人缘了?”

“大概垫了鞋垫。”

“才没有!”

田中放过日向的脑袋瓜,改勾住了他的脖子,兴致高昂地开口:“说,什么来历?怎么认识的?”

“真…真的没什么啦,嘿嘿。”

见日向也没直直否认,一伙人玩得更开了,不断拿着日向的弊处开玩笑,调侃调侃。这让多年一直单身的前辈们怎么好意思呢,肯定得要知道个所以然来。空间内的气氛顿时被带至了高点,不断的爆笑持续充斥耳边,时而鼓震耳膜。

影山沉静的啜着红酒,那样苦涩的味觉自舌上滑进喉头,却能够尝到里头的奥妙滋味。影山不疾不徐的做着自己的事,对于围着日向索取八卦的事,他早已不会掺合,不,应是说他从来不会掺合这样的闹事。他的心情随着咽下的酒变得有些酸涩,但也只能藉由吞下更多的液体来缓解暂时的不适,却换来更加地难耐。

直到他们的新鲜感去了,才终于能够回到开始时那般和平的模式。确实,影山被问及了很多自己生活上的事、排球上的事、队友上的事……那些对他来说不过只是生活环境的不同,不管是处在什么样的地区,都能够将攻击手的能力发挥的淋漓尽致,这对他来说才是重要的。他已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影山,不是那个只能凭借着队友的信任才被大家需要的那个二传手,他变得更为成熟,更能妥当的使用自己的天赋。

当他用着仿佛不关己的态度叙述着生活上的一切,大家都知道,他变了。但他们早已不再是影山的队友,已经没有资格再去将他摆正。他们甚至早已失去了站在球场上的机会……。

“别只谈排球嘛。我们来多挖掘一下影山的感情世界,真不知道是什么模样!”

“哈哈,像他那种生活里只有排球的笨蛋哪会有什么感情事,他要一辈子和排球过我也不意外!”

“那可不一定,连日向都有女朋友了,影山机会还不小吗?先不说交没交,呐,有喜欢的人吧?国外条件那么好,连这样都没有的话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男人了!”

影山搁下手中的酒杯,应了声。

“呜哇,我们家影山果然不是盖的!对方条件如何?叫什么啊?”

“日向。”影山平静地吐出这样一个姓氏,丝毫不避讳。

日向的心中咯噔了一下:“和我同个姓,是好女孩吧?”

“挺不错的。”影山几乎是没有任何犹疑地便应答了,这使日向提起的心安然的放了下去,态度放开了些。

“怎么都到美国去了还找日本人,难不成不合胃口啊?挺好的,爱国!说,怎么认识的?”

“没怎么认识。”

大家附和着笑了笑,才结束这般话题。他们之间聊了许多,与生活相关,也与自己相关,他们之间的氛围并没有因为分离而有所改变,改变的只是他们的性格,之间的羁绊却没有丝毫的牵动。仿佛这个时间内,他们这个排球队,依旧是当初还能够一同站在球场上的队友们。

那种感觉从不令人厌恶。

这顿饭很快就吃完了,并没有想像中的那样会来一场说词,或是那些感叹的话语,仿佛这是一场再平常不过的小聚餐,一伙老朋友约出来聊天吃晚饭。分离时没有依依不舍,大家皆爽朗的喊了声“我走了”和“再见”便离开了。那些曾是队友的身影,好似又回到高中时期,一抹抹大家各自牵着单车离去的场景。

日向摆着的手还未收回,又侧眼瞧了瞧与自己一同站在人行道的影山:“你……今晚住那?”

“问什么蠢问题,我高中住那就住那。”

“不是啊,毕竟高中时你家人就常不在家吧,还以为会因为工作的关系搬走啊。”

“也不过是常出差罢了,又不是不在这,房子也没必要搬。”

日向一时说不出什么话,只好干笑着带过这尴尬的氛围。沉默了几秒钟后,日向还是开口了:“那和我一起走不?”

“啊。”


“哼,告诉你,我上大学可是也有读书的,不再像以前那样,所以叫我呆子之前最好先比较好自己的脑袋瓜,别怪我没提醒你!”日向在路上气势高昂的炫耀大学生活,将那鼻尖都挺的高高的:“但影山你也别绝望太早,虽然我处处比你行,将来还会有个完美的家庭,可谓人生胜利组了。但你这人,长的又高长相也还过得去,那个性几百人中总有一个能适应过来的,所以只是时间的问题啦!搞不好过不久你也能追上我的脚步,哈哈哈。”

“你没别的话说吗,尽是无聊小事。而且再说现在英文我也能说的一口流利,少在那边说些失颜面的话。”影山这一调侃,日向又没话说了,额上挂了几条黑线。

“那、那可不一样,这不是我惯用语言,所以你才没赢呢!而且再说我其他科目也比你好多了,现在的成绩也不容小觑呢,将来可谓是一条好人才。到时别来找我求助,虽然我心肠好也容易心软……我只能帮你一点点啦,就一点点。”

“是吗,那还得请你指教了。”影山无趣的敷衍过去,顶着双死鱼眼漫漫的看着前方的柏油路,那些曾经熟悉的路线,和反覆踏上的触感,都没变……都没变。心中虽有些感慨,但他讨厌平静以外的情绪,稍稍抬了首:“说说你的排球吧。”

“哦,那个啊。我没在打了。”

“什么,你在和我开玩笑吧?”

“才不是,我干什么骗你啊。”

片刻的沉默之后,两人默契般的没有再继续谈这个话题了。一方面是日向不想谈,也没什么好说的,而影山看那张会说话的脸,自然也不可能再说什么,总有些事,是关系再好的两人也无法倾诉的。他们是不应该管着对方的,哪怕是曾经的搭档,现在没了排球,倒是真的一点牵挂也没了。

“……”到了分开的岔路,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各自的脚步,憋在心里头的话语很混乱,无法组成只字片语,以沉默代替了自己目前正面临的困扰。一道道可能决定接下来动作的话语不断的印上脑海,好似眼前飘过了重复几十遍的NG画面,却还是没有办法达成完美的那遍。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能说什么,要挽留吗,还是道别呢?说吧……

“我走了。”先开口的是影山,他的表情平静似海,如果有变化,也许只是微风轻拨过水面造成的涟漪吧。那么简单,就那么平凡的将道别的话语从口中吐出,一瞬间带回了日向的思维。日向看着那独立的身影迈开步伐离开与自己最后相连的世界,那绝望、那酸涩,和说不出的无数情感从腹中一遍遍的翻腾而起。

“影山!”

那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侧了过,无声地瞧着叫住自己的人。

“嘿嘿,那个啊,你难得回家一次,家人还在外工作不是挺寂寞的?还得一个人打理自己的作息,不是挺麻烦的吗?虽说你一个人在外面生活了那么久,可就难得回来一次嘛……”日向揪了揪肩上的带子,收起了笑容:“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的话,我倒是能陪陪你啦。”

“呵,一开始把话说开不就行了吗?那么拐弯抹角,是大学生活把你个性磨平了还是怎么。”

“你还有脸说我了!要说的话改变最多的是你好吧,我也就通情达理了那么一些,你可是整个角色都重新塑造了。”

“通情达理这种话可不是自己说的,还是这么没长进,你说我该不该骂你呆子?”

“行了,你到底答不答应!”


02


 “你打算在这留多久啊?”日向娇小的身影穿梭在客厅与厨房,脖子上挂着的围兜在腰处打了个简易的蝴蝶结,看起来颇有那么一番功夫的。虽说日向平时都在外头随便吃些东西度过三餐,但中学时期因为跟着母亲还是有了烹饪的基础,要不是他懒得去买食材,懒得自己下厨,不然早就能练的一手好菜了。

“不确定,我是申请了一个月的假,但如果中途有练习赛或是其他事把我招回了也不一定。”影山手里捧着本排球月刊,身子躺进了沙发里头,悠哉地享受日向替自己的“服务”。

“是吗,那你之后还回来不?”

“这种事不是我能决定的,毕竟打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就算我抽空回来,练习还是不能断,除非有特别的事,不然我不会轻易回来。再说订机票也挺麻烦的。 ”

“呵,我看影山你就对排球热衷了,其他事情根本做不来嘛!”日向抹了抹额角的被热气蒸出的汗水,叹了口气,便将最后装盘的糖醋排骨给端了过去。随手将身上的围兜脱去后挂好,日向再端来了两套餐具,舔舔嘴唇,看着自己日渐好起的手艺也不禁口水满的溢出了。

“哦。”影山阖起月刊,扒了几口饭,随口一张,说:“我以前也还热衷过'感情'这回事,不过现在不打算分神去搞这玩意,挺伤身的。”

意料之中的,日向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似乎是死机一般的定格在自己的眼前。那双眼,还是那么的晶莹,清澈的好像要将自己身心都清洗一遍。影山表情淡漠的放下了手里的碗筷,伸出了只手,将对方的脑袋瓜按了下来。

他们不是没接过吻,但这突如其来、意味不明的吻让日向不知该如何反应,他该回应吗?还是要狠狠地推开影山的胸膛,明确的拒绝这份感情?日向还在思考,却无法停住时间的流动,那来不及做出决定的吻转瞬间便结束了,唇上残留下来的感觉火辣辣般的直击脑袋。

影山没有任何的表示,仿佛他们之间没有做过什么,就像是日向一个人度过了这不可思议的几秒钟。影山不再看往自己,碗中散发热气的米饭被他一口一口的扒进嘴里。

日向甚至不敢多问,他快要搞不清楚了,现下那急骤的心跳,那混乱的脑子还有不断叫嚣着的想法没有办法停下。他不明白,那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他不知道自己是费了多大的心思才勉强压抑住自己的情感的吗?他想吼,想叫,想逃离这个地方。

但最初,硬将影山留在这个世界的,不正是自己吗?

这顿饭是以沉默为背景结束的,谁也没有多说一句。日向不时飘过去的视线,影山没有接收,至少,他没有做出让日向知道自己接收的样子。待日向默默地将碗盘堆到水槽后,影山便开始至衣柜里取了双袜子。

“要出门吗?”日向水龙头正开着,没有回头的继续洗刷陶瓷碗,似乎只是应和般的询问。

“嗯,去一趟体育用品店。”影山套上了袜子,站起身,看向背对着自己的日向:“你……要去吗?”

“不用了,我想这种东西影山你挑的会比我仔细吧。”日向脸上挂着微笑,侧过头给了回应。他的脸上丝毫没有半点先前的痕迹,也不需要掩掩藏藏的。这让日向坚强、至少是故作坚强。弄不到最好,那最少也要平静吧。

“我走了。”

“影山,我后天得要回家一趟,爷爷要来我们家,我得去招待一下……。”

“可以。不过你说话别这么畏敬三分的,难不成我会不准你走?”影山挑了挑眉,给了日向一个不清不重、却意外挺扎实的调侃。

“好了够了,你可以走了!”

影山留下了短暂的轻笑后便离开了。


“是是,我行李已经整理好了,等等就会去车站了……嗯……好的,我早和影山说过了,没问题……好,那就这样咯。”一说完,日向收起了手机后便提起了他的行李袋,走到影山的房间外头轻叩了下门板:“影山,我就不进去了,只是告诉你我要先回去一趟,之前说过的。 ”

“等等。”另一头影山不紧不慢的喊住了门外的人,不一会,那扇门就被打开了。影山身上穿了件练习服,肩上挂了条吸汗的运动毛巾:“我送你一程吧。”

“骑单车很快就能到车站了,不过那也行啦,要不你直接把我送回家算了?”

“可以。”

“喂喂我就开个玩笑!车票都订好了的……。”

影山倒也没显半点慌张,勾起了嘴角,露出了淡淡嘲讽的笑容:“我也就开玩笑,你还当真了。”

上了车后,日向不知道是不是刻意,执意将足以遮住他大半片脸的行李袋抱在腿上,哪怕影山已经要求了数遍让他放到后座或是后车厢,却还是抵不过那无谓的坚持。影山只好无奈的任他去了,看着那大大的行李袋堵在旁边,影山却觉得日向这小心思未免也太过明显。

不过三分钟的车程,车站便已入眼帘了,日向拉下车门后灵活的拽着袋子跃了下去,依旧摆出了副笑的灿烂的表情预先要和影山道别,却在离开之际的瞬间被重重的扯住了手臂,让日向甚至以为自己的魂好似晃荡了片刻。

“别走。”

日向还未反应过来,恍惚的听进了影山对他下的禁令,才稍微做出点反应的将已经僵住的笑容给恢复神采。日向放松绷紧的肌肉,洒脱的拍了拍影山拽住自己的手背:“什么呀,我两天之后就回来啦!”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03


同样的白天黑夜,同样的秒针频率,同样的二十四小时,怎么感觉一整天下来比一个星期还要漫长呢?

日向按了按因为失眠而蹙起的眉宇,藉由叹出一口长长的气来放松绷起的神经,怎么翻来覆去都忘不了最后见到影山的那个眼神。好似眼中的神色皆被洗刷而去,瞬间四分五裂般的消失无踪,他明显的能够看见那对深幽不见底的瞳孔像是滴进了珠水滴被掀起一波微小的涟漪。那浏海底下,瞳孔深处,似乎有着什么样的东西在此迸裂、瓦解。让影山整个人都看起来不对劲了。

日向几乎是仓皇落跑的。

他不明白,甚至连将手机开机都有点害怕。日向辗转反侧后决定起身到厨房温杯牛奶,虽说只在这里待两天就走了,但为了应付爷爷的问话以及各式各样的关心就让他费尽了许多心思。日向不擅长说谎,或许之中有露出了许多马脚,甚至连脸上的微笑都显得生硬,但心中燃起的那股倔强还是勉强地将爷爷给呼拢过去了。

直到两天后,日向再三应付过家人各式各样的关心后才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再次离开了宫城县,在大门前静看了在初中到高中这段时间一直使用着早已不显色彩的单车,安静地依旧停在同样的位置上,又似乎回忆起以前那样与对方并肩而行,后互相告别离去的那一小段时光。

火车上,手机传来了震动,讯息中仅是那家伙简单的问话。

日向闭上双眼,微蹙着眉头,他尽量想让自己忘记前两天的那个画面,那冲击性的场景不断的在脑中盘旋、回绕,明明已经克制他涌出。莫名的一股心涩钻入了他的全身,罪恶感侵蚀着。他知道,有什么东西被他改变、因他改变。

那些日向没明白的,那些日向来不及明白的。

到站后,日向出了火车站,便可以看见熟悉的轿车停在门口处,影山那高挑的身躯斜靠着车门,身上着件黑T及卡其裤在众人之中很是显眼。

“影山!”日向没有多想便拖着行李箱跨大步跑了过去,好像按捺不住兴奋的小朋友般私毫不顾他人眼光,宏亮的声音响起无一人不注意到,却又慢慢被其他人的吵杂给掩盖过去。

影山视线离开手机屏幕,一如既往地没有任何表情将手从裤袋里头抽出,并且收了手机。待那比自己小了半颗头的身躯跑至自己面前后便没有迟疑的接过他手上沉重的行李,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就放了进去。日向心虚地看着影山的动作没有说话,等影山用好后便自动地坐上了车。

“麻烦你来接我啦!”

“嗯。”

日向一阵无语,静静地把玩着膝上的手指头,这令人窒息的空间令日向感到有些压抑,却又不好说什么。日向透过玻璃窗反映出的影像能够看见影山那张毫无想法的脸孔,要不是真的如脸上所写的,就是影山已经成熟到能够掩藏自己的情绪了。日向又一阵心涩。

车程很快,却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刚下了车的日向好比重获得氧气般的舒坦,紧绷的情绪也能慢慢理了回来。进了家门后日向脱下鞋,到客房放好行李箱后从随身包里掏出了个手掌大小的袋子,样式简约颜色单纯,看上去就令人轻松。

“影山!喏,可别说我不关心你啊!”

接过了日向手中的小袋子,影山什么话也没说的便打了开来,里头是挂着乌鸦和排球的钥匙圈。影山用两指拎起到眼睛的高度,打量起:“怎么买些女孩子的东西,闪闪发亮的。”

“什么女孩子!这可是排球耶,你可爱死了!”

“你倒不如买颗真的回来,至少我们还能在院子传传球。你说钥匙圈这东西我得要挂哪?又吵又重的,你真替我省了不少心。”影山边说边晃了晃因为撞击而铃铛响的挂件,金属的光泽从侧面映出点点的银光,很是闪眼。

“你不喜欢就还来,少在那边挑三拣四的。”日向鼓起了腮帮子,怒的一手就要夺回。谁知道,碍于身高的关系影山向上举了举,便挥了个空。

影山挑挑眉:“谁说我不要了?”

一瞬间,似乎有股暖流自心底涌入日向的全身,他一恍神,因为温暖而感到有些无力,赶紧移开了目光,打圆场:“你就好好收着,等哪天看见你糟蹋了我会要回来的。”

“那你可得到美国。”

“你想的美,谁和你一样这么出色,我连个大学学位都没拿到呢。”日向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的声音都含糊不清:“唉呦累死我了,好久没回家睡我的腰有些不适应,有点疼。”顿了下,日向突然嘻笑了下。

“你帮我按摩吧,以前你都会这么做的。”还没说完便笑容依旧得往沙发上趴了过去,擅自乔好了个舒服的位置,侧过头看着一脸不情愿的影山: “来嘛,大不了我下次帮你。”

“你可会耍嘴皮子了,就凭那胳膊?半径一公分内的肌肉完全不起作用好吧!”

“好啦你就别抱怨了,快点,我腰酸得很!”

经过日向各种无耻的叨扰后,影山还是硬着头皮跨坐在他的大腿后跟上,将手掌按住了他结实的后腰。由于打球的需要,影山对于按摩这项技能早已驾轻就熟,一步步缓慢地将过度紧绷的肌肉按松了开,听见日向那满足的叹息,成就感随着阶段的进行渐渐涌入。待影山那双厚实有力的手掌几乎按到了后心的位置处,日向一个机伶便把身子翻了过去,正好那对狡黠的眼珠子含笑的对上影山来不急做出任何预防的表情。

“……”日向顿时愣了神,好比思考在进行的途中却给留了转瞬的空白。他紧紧拳头,放揉了自己的表情,缓缓地:“影山。”

影山微蹙了下眉,不疾不徐的便从日向的身上下来,好似没留心般地忽略了日向方才的举动。他揉揉有些发酸的手臂,平和道:“既然没事了就先去冲澡吧,头发吹干了再睡,小心着凉。”

“我就和你道个歉……。”

“道什么歉呢?”影山刚才稍停下的步伐又继续了,留下一阵轻快的笑声:“我好得很。”


半夜,影山的房门被敲响了,一阵急促的敲击声换作是平常根本无人知晓,但影山还是起来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拖着沉重的身躯转开了门把,看着那娇小的身体穿着轻薄的睡衣怀着忐忑的对上了自己的双眼。

“怎么,睡不着?”

日向尴尬的点点头,并附上不好意思的笑声。

影山没多说什么,打着呵欠便一手拽住日向的袖口将他拖到床上,倒头一栽就陷入柔软的床铺没了意识。日向看见这几乎可说是毫无心机的男人的举动,只能偎在那不完全拥着他的怀中,恍惚地盯着他的睡颜。

对不起。日向用唇形诉说了这几个字,便放下心的将头塞入影山的怀中,怀着丝丝的罪恶感浅浅的入睡。


----------------

谢谢支持我的几位小粉丝,但很遗憾地告诉你们,估计这篇完结了短期内将不会开其他的坑了,先前一直没机会补完这坑,这次是个特例,下次可能就没这么好运了!

所以呢,我想请那些已经关注我的盆友以及可能即将关注我的读者们请果断放弃吧,你们的好意我收到了,但无法回应真的深感抱歉。

我不是位好写手,甚至没几个人看好,将来也不会,所以不要对我抱有太大的期待,但如果有人能对我的文感到认同我会很开心,谢谢咯~

估计下次更新会在这几天之内,将以发布新文章的方式,因为可能篇幅没掌握好,时间久了就将两章合并起,当然后记也会删除啰!


评论(4)
热度(34)
2016-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