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冰心糖

产粮以影日为主,喜欢影日←研←黑(?)
栽在小排球,埋没于大振之中,起不来。

© _冰心糖

Powered by LOFTER

【影日】梦呓 5

莫名冒出的小章节


05


这段合宿的期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间的气氛有些说不上的别扭,影山自然不用说,他一直都在避免与日向拥有长时间的接触───那怕是言语、亦或是视线。但日向平时也并不会刻意压缩自己与其他人的交流,虽说也不是很憋屈,但总有说不上的不舒服,好像被极力排挤的感觉。

在之间曾多次换上了一年级的二传,姓清野,身高也蛮挺拔的,就是那技术怎么样也不可能达到影山这天才拥有的神域。不过清野的性格开放,为人爽朗,之间存在有菅原的影子,是与影山的个性呈相反的印子,那种亲和力极好的个性令他与攻手之间的配合没有太大的阻碍。当然,和日向也是。

“影山前辈,您能不能教我发球及传球?”回到了乌野的第二体育馆后,这位好学心旺盛的小后辈时常端着球跑来找影山求学,害的影山几乎没有闲暇的时间进行自主练习。 “还有,听日向前辈说您的直线扣杀也很强!”

影山有点搞懂当初被自己缠着的及川的心情了。

“你这蹩脚的接球技术和日向那混蛋有的一拼!”影山教球的态度不因为对方是后辈而有所委婉,那张嘴好像天生就是用来侮辱人的,以及板着的脸就像是注定要有个糟糕的脾气,“手放低一点啊,我刚讲的没认真听吗?”

“啊啊是!很抱歉!”但清野却不因影山的话语而有所愠怒,温吞的好个性养成了极好的人品,伴随着那副总是笑的弯的眼睛。因为影山说了得要先把垫球练好,于是清野便一边接着来自影山的扣杀,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影山搭着话:“说起来,影山前辈真的很厉害,居然能够将仅仅拥有良好身体机能的日向前辈发挥出其所长。那精准的传球,想必是谁也学不来的吧?”

“只是一直努力着罢了,没有所谓学不来的道理。”影山干脆的给予了简要的回覆,再次不留情地将传回的排球给扣了下去。

“而且影山前辈的跳发球在县市内也算数一数二的吧!身高以及体格都很适合运动,又长了副俊脸,大概很受女生的青睐吧?”清野笑着说道,却又因为角度拿捏不稳而导致排球没有稳稳的传回去,反而往一边飞了去,清野愣了愣,在影山发火之前便赶紧去捡了球,“抱歉抱歉!”

影山看见那副好脾气的模样,不禁叹了口气。这家伙长的高,也挺好学,就是话多了点,总是在练习时分散了注意力。待清野将球捡回来了后,看见了影山还未回过神的表情,凝视了片刻,犹如孩子般的露出好奇的神色:“影山前辈,想什么那么专心?”

“还不是你这混帐。”

清野顿了顿,便继续将球抛去了影山那边,“话说日向前辈都不用和您练习的吗?好像很久没有出现那种快攻了。”

“那家伙什么都烂,练练其他的也好。”影山盯紧了从半空中落至击球点的排球,稍屏了息,再次重复着将球给扣下,“况且,没有精准的传球配合,也打不出来吧。”

“……影山前辈状况不好吗?这样的话我是不是让您困扰了?这时间至少可以利用练习来调整状态的……。”

影山听了这带着些许担心的话语,却没听出其中的关心之意,脑海中又再次闪过了合宿时段发生过的小事,莫名的心收紧了一些,“没事。你先顾好自己吧,到时上场可别犯基本失误。”

“唉,是的。不过听田中前辈说日向前辈第一次练习比赛时不是还吐了吗?到现在肚子疼的小毛病也还是有的!”

“那混蛋……什么时候?我都没看他跑厕所啊?”

“哈哈哈,我看日向前辈好像在赛前都反覆确认影山前辈您不在后才敢去的呢!”

影山敛了敛神色,真的是没有办法摸清那家伙的思维,球场上也好球场下也好,都是行为不经大脑的愚蠢作为。影山顿时心情去了大半,只沉声的想要阻断清野继续的寒暄:“我说你,怎么老是提些日向的事。”

但清野的反应却在意料之外,他将扣往自己脸上的球给用手一把接了住,在手心中发出了闷闷的“砰”一声。他将弯着的身子给站了直,表情从之前的随意渐渐的转为了平静,直直地望向影山:“要说的话,是影山前辈比较多吧?”

“什么?”影山认为清野那仗势似乎是要和自己对着杠了,便也收起了教人的姿态,锐利的眼神同样直勾勾的穿透过清野明显没有波澜的眼睛里头,将那对干涩的薄唇稍微用些力的闭了起。

清野微微的勾起了嘴角:“我很在意您的,影山前辈。虽然我入部也才不过一个学期,但您在球场上的身姿总是吸引着我的眼球,每一球、每一球的精准托球,都让我赏识不已。”他看了影山那似乎还有些不明白的表情,便干脆将话说开了:“我说,我喜欢您的!”

影山并没有出现任何大幅度变化的表情,只是用着毫无情绪的语气,一字一句的陈述着:“你可是男人。”语毕便不管了抓着排球似乎又要开口的清野,一个反身便离了练习的地方。他缓缓地步离了方才与他表明心意的后辈,头也不回的抛下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好似什么也没发生:“明天,我再教你发球,前提是你得接下我的扣球。”

清野不服影山这样子的回答,虽说早知会因为性别的缘故被拒绝,但他还是不甘心。清野一手扔下了排球,急的冲向了影山的身后,那比自己高上一些的身躯听见了这么明显的脚步声也将身体转了过来。清野失了以往维持的风度:“男人怎么了?你搭档不也是男的!就只是他长的可爱点、身高矮了点吗?不就一个像极女孩子的角色罢了!”

影山随着清野的话语脸色渐渐不悦了起来,直至后面几乎已经污辱起了日向的所有,影山便也没有办法强忍住怒火,一揪住清野的领子便在他清秀的脸上落下了一拳,那力道,鼻梁不歪至少也得出血。影山瞅着被打在地上的清野,嗓音微哑的警示:“你敢瞧不起他,我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清野抹了抹流出的鲜血,用一只手撑着地,斜过眼向上望着已经有些发怒的影山,牙关紧紧咬着,欲开口说些什么,却也吐不出任何能够扭转目前场面的字句。清也从原本趴着的狼狈模样坐了起,放软了自己过于逼视的态度:“对不起,我刚才激动了。”

清野便站了起来,虽然地板上基本是没什么过多的尘埃的,但他还是习惯的拍了拍身上的衣料。完事后,便稍稍点点头作为歉意,但片刻后,便换上一对坚定的目光对上影山的视线,声音浑亮道:“我以后会以要追上前辈的名义进行练习的,当然不仅仅指的是排球。等到我的技术能得到前辈的肯定的时候,我希望您可以稍微将我移入您的目光之中。”

“清野。”

“是。”

影山定定地对上了清野的目光,像似回应着他眼中满满的期望似的。影山态度就像面对排球一样的认真,给予了后辈关注:“积极练习是好事,但如果过度的话会伤到肌肉。”

“……”

清野现在才见证到,原来田中前辈先前和他说过影山是为“单细胞”这生物,是有原因的。但清野只是稍稍漏掉了一拍,便马上调整回了自己的波段:“是的!


评论(1)
热度(23)
2016-05-25